法华经讲解网
法华经讲解网
慧能大师 莲池大师 达摩祖师 虚云法师 弘一法师
主页/ 紫柏大师/ 文章正文

紫柏老人集卷之十九

导读:灯初未有光。我点光始生。光若在灯者。无光灯不明。有人知此意。无火夜能行。弗信问观音。观音笑不停。...

紫柏老人集卷之十九

明 憨山德清 阅

灯光偈

灯初未有光。我点光始生。光若在灯者。无光灯不明。有人知此意。无火夜能行。弗信问观音。观音笑不停。

生日偈

自知今日出娘胎。今日缘何娘不来。来去觅娘无所得。莲花国里一枝开。

生无生偈

欲晓未生时。先须忘已生。已生若不忘。未生终不知。

示于中甫

千妖百怪总相知。心外何曾有一丝。达本忘情生灭事。他家种草认为痴。

夜行偈

星夜经行时。前后步互起。前步若至地。后步不能起。后步若至地。前步亦不起。前后不至地。乃能起不已。即此谛观之。足何尝至地。足既不至地。空水亦可履。空水既可履。神通孰不具。

示弟子(并序)

法华经云。佛种从缘起是故说无生。夫无生即非堕常。无灭即非堕断。断常不堕。何事非真。故妙法者。即触事之粗也。嗟乎。粗妙岂有常哉。顾其人所明如何耳。是知凡缘所起。因地不真。果终纡曲。比来去佛甚远。龙象萧条。黑白之徒。邪正不知。菽麦无辨。合掌礼佛。心在狐狸。剃头为僧。志存俗谛。以至千态万状。不可名言。皆由最初剃染之时。因地不真耳。余每念此。虽浪迹江湖将四十年。初未尝轻为人祝发命名。非无慈心也。良恐以小慈伤大慈耳。某来吾语汝。汝痛体之。凡百脱白离俗者。最初当审其因地。发心真正。倘无委曲相。决当披剃。或吾远近无定。音问不接。即悬老人禅影。剃染授名。亦不须执滞。直宜圆成其胜因。胜因。即佛种也。因不胜。即魔种也。魔佛难辨。某其慎之。偈曰。

好因缘是恶因缘。真实难瞒头上天。分付春潮带雨客。归来快上渡头船。

梦觉偈

梦中知梦。将入觉中。觉中知梦。将证我空。我既空矣。孰为雌雄。

宿石钟寺(并序)

乙未三月。紫柏道人有曹溪之役。偕二三子信宿湖口石钟寺。寺据山水之胜。才一登之。万有尽洗。夫浮生聚散。不殊沤花。惟达人真观。视聚为散。视散为聚。怨歌不废。而思本无邪。二三子因请留一偈。以作广长舌相之前茅。偈曰。

湖口山上石。岂惟千万片。征航肯暂收。法句皆题遍。片石一伽陀。瞿昙开笑面。游人听好音。独许眼根便。万窍忽怒号。长波吼江甸。我将生心会。眉宇已闪电。夙慕石钟寺。寺逢僧未见。转经了不难。弹指知几转。千里步初始。行行敢辞倦。

献栴檀偈

献者是香。香外无人。能所路断。是香谁受。受者不可。何况献者。如是观香。香即导师。征受香者。奚如枯木。以是之故。香总无边。等十方空。

释广百论

眼中有色识。死人应见物。识中有色眼。识去眼色随。死人如见物。何名为死人。识去眼色随。根境同时去。据事观不然。能所反复推。生者不见色。何况乃死乎。理极情自忘。情忘识即智。以智观根尘。譬如水洗水。

择仙偈

身见难消金石轻。何须更愿学长生。试观父母情非有。始见幽宵照世灯。

赠周叔夜偈

处处春风处处花。问君何地是根芽。檐前松曲数椽朽。脱却袈裟更起家。

观毂偈(并序)

老子曰。三十辐共一毂。当其无有车之用。又曰。有之以为利。无之以为用。予曰。非但埏埴户牖。辐毂然也。即自身徐察之。耳有轮廓。而轮廓有窍虚通。耳始有用。乃至眼鼻口等。独不然乎。虽至愚。举一根以例之。则余者自晓了矣。偈曰。

观毂知一身。观身知天地。是观善昭廓。至理靡弗了。至理本心有。日用欠深视。故用而不觉。是谓众人耳。直下洞了此。孰非大觉尊。大觉吾尚得。何况世中贵。

究昏偈

譬如人醒时。倏尔昏住起。此昏从醒有。是则不名醒。离醒有此昏。一人宁有二。往返细研之。昏根植何地。于此忽然透。疑情直下释。

旃檀幢偈(并序)

去冬牢山主人谓余。真州吴生。出所供旃檀幢。竖不盈尺。割面为门。启门而视。中等虚空。千佛忽现。主伴重重。如絫黍聚立。而眉绕须弥。目湛大海。无不毕着。巧夺鬼工。见者惊绝。殆不可以智识测。非目力能穷也。此夕吴生省余梵川。灯前复及是幢。且诧曰。安得天划神镂。而于不盈尺。具一世界耶。余喟然叹曰。吴生吴生。安知生不生。如知生不生。则芥子可藏虚空。牛毛可纳沧海。而况是幢乎。且蟭螟以蚊睫为世界。蜗牛以濡沫为涛澜。此皆以小为大也。大独不可小哉。故曰。以小为大。小非大外。以大为小。大非小外。小非大外。则何小非大。大非小外。则何大非小。何大非小。则一豆之中闲关莫穷。何小非大。则八荒之表密迩非远。良以大小生乎情见。情忘则何为而不可耶。文子荐此。则牢山之无风起波。若之承虚接响。将非蝼蚁拳宫之梦哉。偈曰。

木不盈尺。所藏无量。凡圣雌雄。不可情想。如心未生。量包虚空。微尘刹土。像现镜中。一念既起。即落边际。知周五尺。弃海认滴。小大剑立。锋芒难犯。苟非忘我。心碎形段。文子勖之。无往不吉。我语寻常。遵之获益。刻画之功。施之三宝。苟善用心。何技非宝。

孙仲来书经荐母偈

此法极微妙。亦复极坚固。微妙者资父。坚固者资母。孝子未投毫。亡者生善处。况乃字积句。句续积成部。各各自心力。存亡皆独露。日用而不知。摸鼻疑是鼓。

爬痒偈

南泉庭前花。紫柏背上爬。两者并举似。雌雄看作家。

虱偈

成堆虮虱有谁知。也解申头与展眉。若把法身轻抖擞。总教枯壳逐风飞。

礼诸祖道影偈

众人昏昏。见影谓假。见形谓真。智人不然。知形生影。知影生心。心无生灭。安有古今。以无古今。生尚不有。况乎有灭。不生非常。不灭非断。作如是说。能如是察。影影形形。智德无阙。

香供偈

心外无香。香外无心。譬如身手。身外有手。决非己手。手外有身。决非己身。身手不疑。香心了然。以此供祖。祖必欣受。受非事理。成就孰住。惟其无住。施者之福。宁有边际。以此荐亲。亲无不超。以此祝君。君无不福。众人半目。睹香非心。圣人眼妙。见香非香。惟吾曹溪。香心无常。两者不就。成就一切。用为毒鼓。闻者耳失。失耳用眼。墙壁观树。香之所作。无可不可。为人之师。为地狱主。香乎香乎。栴檀非名。孝心为指。并热千古。端雍知此。不枉为子。熏续无穷。烟霭其后。

礼六祖法供偈

师本卖柴汉。天机何其深。一闻金刚句。直下悟自心。既悟自心已。胸中复何事。迢遥向黄梅。槽厂充贱役。用石坠腰闲。八月齐食顷。米熟机相投。夜半入祖室。密传声如雷。圣凡若鼎沸。师听不以耳。直用眼观取。众人则不然。废耳声不领。是故应有住。能所角然立。惟应无所住。生心境无咎。无咎无不心。何物更为待。分别虽炽然。譬马见自影。了知身出故。时见不惊异。若见余物影。马惊何足疑。惟不见余物。惊疑从何起。自心取自心。佛亦不印可。离心求法者。曹溪水不湿。大哉至人虑。必以诚为本。诚则偷心死。心死性自灵。灵则无不照。理事皆不成。即此不成就。能成就一切。譬如隆冬时。万木冻欲折。阳春一夕回。光辉无不露。是谓诚生明。非照光圆满。吾师得祖心。祖心不欠少。师心不增多。得心本无得。无得而心传。永作世闲眼。重昏须臾旦。吾曾读坛经。得师心自知。亦无得而得。用处习为障。心明力不逮。于是恒痛泣。仰凭冥熏慈。既失复乃得。今献法供偈。剖折微知见。于法苟不昧。乞垂慈印可。

白茫遇虺(并序)

吾礼曹溪至白茫。将买舟北还。沿岸登舟。见一虺毒焰炽然。怒目呥舌。不觉失叹。呜呼。云何忽生之前。本然无二。忽生之后。乃万其趣。是谁负汝。汝恨不释。积而成毒。形随心变。受此毒状。无择智愚。见汝必杀。吾观汝性。与佛无异。视汝如佛。偶因不觉。暂时迷堕。一朝知毒。毒本无根。根于无性。无性无我。无我无人。唤谁负汝。人既无负。汝恨何怀。虽然。一迷永迷。迷而求觉。苟不籍佛祖宠灵。慈悲熏炙。方便旁击。则寐者终难寤矣。今有人于此。有少忤怀。遂抱恨不解。积而成怨。怨必终报。报则必复。如我辈人。见此雄虺。痛当自反。反而有终。必证圆通。大悲为侣。度诸愚蒙。反而中止。非虺不已。智者思之。宁不毛竖。偈曰。

祖师之乡。产此雄虺。见人不啮。啮则必死。慈悲熏蒸。翻为毒具。不善用心。乃至此耳。如善用之。一切毒具。博施之资。吾礼曹溪。行至白茫。见此毒物。内心自慌。我若怀毒。心毒形彰。自然之理。何必商量。籍祖慈力。小毒必损。大毒敢藏。言而不行。必受其殃。

示弟子

目前一切境。皆自心建立。离心觅一毫。譬如兔有角。人不悟自心。见境乃分别。遂被好丑转。长劫无时止。或报人天身。或受羽毛等。强弱互相啖。如己口啮指。又如善画者。画出如花女。容颜世希有。忽然生痴心。乃谓是实女。相思病至死。不悟自心出。医王何自来。咄哉呵病者。自画自生着。何异口啮口。病者闻斯语。知离心无法。非但此画女。凡圣法皆尔。一旦痴计消。画师本如故。

搜剔春光不见根。云来云去石无痕。梦中行尽风波路。醒后渔舟泊故村。

又。

落花芳草恣寻幽。夜静明籹独倚楼。自是老婆心不死。男儿何处不风流。

又。

桃源仙子昔曾逢。别后重来访旧踪。满院好花零落尽。却于树底觅残红。

又。

观桥即我桥谁坐。达境惟心境自空。片月在天光不断。夜凉长啸水声中。

示病僧

我无病时。初不检情。一旦抱疾。宛延难屏。火烧我骨。冷刺我心。种种苦楚。日将渐深。非天地与。非鬼神使。皆我自作。作空病止。此真实语。谛听逆思。忽得病本。了然何疑。

吴江华严寺浮图然灯偈示法麟(并序)

缘见因明。暗成无见。不明自发。则诸暗相永不能昏。此楞严会上如来之语也。此语自古及今。于中发明本光者岂少哉。然而有不发明者何故。病在能信佛语。而不能信自心故也。是以一切血气之属。若不缘明。横谓不见。殊不知知不见者。果见耶。果不见耶。见则见本无欠。不见则谁知不见。由是而观。则本具常光。包空裹有。未始欠缺。在眼名见。在耳名闻。在鼻名臭。在舌名尝。在身名觉。在心名知。尧舜不能加。桀纣不能损。然非迥脱根尘者。亦未易荐取之。今有人于此忧。是光物物本有。柰何日用而不知。于是寄有象之明。阶入无见之顶。吴江华严寺。有大浮图空洞特立于江之上。凡邑之善信。有志于背暗投明者。皆割其所爱。易油然灯。使光彻上下。飞而宿者。潜而止者。同悟本光。紫柏道人闻而悦之。缀以偈曰。

本光谁不具。具而不能知。以故名众生。一朝知本具。众生即如来。六尺勿谓短。有佛时时现。百尺勿谓长。灯灭光不见。法麟能知此。灯传定无尽。

触尘偈

未打打已如有疼。两头无有中闲生。一切凡夫作此见。是故轮回不暂停。若人静心痛观察。未打打已痛何在。两头不疼谓中疼。以理观察难解释。究竟此疼了不疑。正疼疼了果非有。

登耶舍塔

未闻耶舍塔。本无险不险。既闻耶舍塔。心中忽险生。已登耶舍塔。与初未闻冥。正登险太甚。自决不能登。是时究始末。果险果是平。

与智灯

犀牛昨日与君看。头角浑然不见还。本欲无言安可得。谁怜田地草蔓蔓。

纸花偈

人言此花假。我谓此花真。红白香欲浮。作者之精神。于此观天地。离心无纤尘。况居天地者。谩夸造物新。智者见之智。仁者见之仁。通塞本无窍。万事存乎人。

读观心论

念有一切有。念无一切无。有无惟一念。念没有无无。

示元复

百千无量苦。苦本于三毒。三毒乃有名。名曰贪嗔痴我常受其贼。愤欲搜其窟。试觅于身初。身初不可得再觅于心始。心始不可得。次觅中与外。空洞无物我。及触逆顺时。现行关好恶。隐然若有物。藏于有无处。秉理痛折之。其勇不可敌。若不[拚-ㄙ+ㄊ]性命。与其死捱逼。有隙取败绩。无隙我即胜。胜时观败际。总是两头失。两失求其中。龟毛缚西风。此观颇有志。成熟犹未能。所以憎爱闲。违时常失候。我今吐实语。信我者取则。亦如我[拚-ㄙ+ㄊ]命。力敌终不负。

示于润父

须枯神索。胸中不乐。此不乐者。本无依托。推之于境。境非能捉。境何所缚。推之于能。能非境牵。能何所著。于此两者。究而得宗。事会于真。川归于壑。事会于真。何事非能。能不害能。仔细斟酌。水归于壑。何滴不诺。于此顿了。苦乐皆乐。深慈晓汝。丑午匪觉。

元广代木童子偈

试问木童子。爬痒有心否。有心难随师。安能与师遘。是时非有无。宁复堕来去。广子无心来。吾适背困倦。借代木童子。信手捶不已。若说是有意。直下情不生。用处应不累。请问谁鼻孔。弥勒大头垂。释迦山根直。吾本人非人。渠亦子非子。拳拳不落空。倦处斩然畅。此畅曹山堕。凡圣绝心路。人子若有功。此堕皆可测。汝若不能荐。童子木笑汝。

皮斗偈

形骸如皮斗。心识若巨烛。光焰本无际。皮斗罩不明。忽然揭皮斗。光即满天地。此据横计言。皮斗烛不同。了达横计空。说甚皮斗异。

示唐凝庵(并序)

凝庵诣清凉参师。师问曰。曾看棱严否。曰看。师曰。棱严云。缘见因明。暗成无见。不明自发。则诸暗相永不能昏。如何理会。答曰。见暗之见。即是见明之见。师曰。明中则万境昭然。暗中则一物不见。如何唤得见暗之见。即是见明之见。唐沉吟次。师命侍者灭灯。以掌张其面。唐不知。师震威一喝。因示以偈。

回合群峰里。其谁踏入来。过桥云不碍。寻我鹿犹猜。一喝鸣千古。多生住五台。吹灯休按剑。直下夜光开。

示冯骥子

有一物。甚奇特。可蛇可龙能风雨。有人拈起犹不识。能识之。则可得。处处常有鬼神护。不护佛语不真寔。又非铜。又非铁。看来不如干屎橛。云门尽力道不全。瞿昙到此难饶舌。惟有得此如意者。任伊横说与竖说。

灭灯示六根互用

拄杖飞来一阵风。烛光触灭暗尘封。谁知别有通天路。一道神光照不穷。

示林白

一切世闲音。若以耳闻之。能所角然立。憎爱迭浮沉。自心永埋没。如以眼观之。寂灭顿现前。所谓能所者。譬如虚空骨。痴狗情瞥生。垂涎横咀嚼。菩萨哀此流。分身三十二。凡有见闻者。随类得悟入。

丙申三月将结夏示朗麟二三子(并序)

浮生闪电。聚首难逢。苟不究竟向上机缘。则结夏之所。何适而不可哉。奚必远峰泉而傍城隍耶。故说偈见志。

透则自应同结夏。若还不透夏难同。一枝藤杖横肩上。又入千峰与万峰。

声听偈

声听是一。何异木石。声听非一。谁主谁客。主客不辨。情终不息。长沦声波。复性何日。

□□偈

富贵梦不破。贫贱根未断。两者念后事。念前仔细看。圣凡尚难留。生死何欣厌。憎爱交加时。是谁解敬慢。于此荐弗能。坐禅非善干。缚脱分别起。嫫母卖笑面。

佛香庵观月偈

一片清天绝点云。繁星不见见冰轮。郎君若问蟾宫信。报道寒香马鼻闻。

其二

此身自笑是虚舟。好恶从他一任浮。纵使风高翻却了。主人嬴得浴清流。

其三

智光力大不思议。世界须臾散作泥。是事若还君未信。梦中荣辱醒中非。

闻猪声

业识茫茫不解休。愚痴为水梦为舟。无明风猛摇心海。浪大帆开未易收。

其二

收帆何必更商量。歇却狂心万事康。自是众生心不歇。歇心便是法中王。

佛香庵即事偶成

观宗父设斋。特地太多事。万物有通情。恐将情折理。此情化未能。难入至人域。我若以情观。空山富寂寞。白足肯轻移。深云睡正着。略情平等观。法身何彼此。委曲随波浪。拔尔出生死。竟不以此察。盘桓损无益。

醒梦偈

梦中地上走。忽然地成水。又谓水中游。忽然水枯竭。谓我空中浮。忽然空消殒。谓我无承载。恐怖求处所。怖极忽然醒。醒后观种种。不异兔之角。醒中触憎爱。好恶迭相攻。攻战情忽破。当处无我所。醒梦念后事。即念得无念。醒梦大导师。我故稽首敬。众人不稽首。不知醒梦恩。夫醒梦者识。一识永不得。万古处幽夕。覆盆非故乡。迷暗岂眷属。何为恋不舍。劳彼至人咄。

再过金坛东禅寺

寺前寺后行一回。门外门内秋云堆。马面牛头手握蛇。会当以眼听春雷。

示法钟

云门老祖师。忽问搬柴人。毕竟柴搬汝。毕竟汝搬柴。吾今问其子。毕竟子走地。毕竟地走子。云门鼻孔垂。紫柏鼻不反。古今同一条。莫谓有生死。地走痛究竟。心开情自释。情释地与子。离即用不亏。大千不为广。芥子不为窄。虚空纳一毛。一毛包大地。如是不思议。于子本来具。日用暂不知。知得笑不住。

兰溪示魏觉樗

初画若有画。次画则不就。次画若成就。初画未尝画。初画未尝画。纵使无量画。画果成画不。若人知此意。是则庖牺氏。离此觅庖牺。何异我觅我。

示元广

见海不能渡。疑水惟信土。信水与土等。惊涛稳可步。吾语最真寔。元广生恐怖。恐怖不生见。用处独回护。此根从何来。以疑未断故。

示杨生

此经能背汝。非汝经不背。汝能背此经。无经将何背。经汝痛心究。毕竟谁能背。若谓汝是能。无经汝无对。经先汝在后。云何认汝能。若谓经是所。无汝经不立。由汝而立经。谓经所非理。两者往复观。根尘当处剖。

日用

尘寰终日觉忙忙。那事原来总不妨。举步倘能离背向。更无岐路泣亡羊。

拈花

因见一花故。乃入无边空。一花既如是。好丑无不同。以此观世界。雪点红垆中。以此观身心。兔角杖打风。能得此三昧。度世力岂穷。愚人反此故。头头行不通。谁悟不通者。当处元虚融。

沐浴偈

稽首沐浴诸佛子。赤身入水见长短。温然清泠宣妙触。香水海中同受用。见有身相即镬汤。不见身相亦烧煮。愿诸佛子作是观。沛然涓滴皆般若。施者受者功不虚。是名沐浴妙三昧。

麈尾偈

吾当手捉白麈尾。日用用之不复思。一夕独坐忽思之。尘尾是所手是能。所忘能亦不成捉。虽复手在无所用。既而再思使手者。手即是所使者能。手忘能使亦无用。若人常思无用者。思熟无用用无尽。果能妙达此境界。无烦悟道出生死。

断淫偈

佛无不喜。惟不喜淫。佛若喜淫。水中用尘。尘以水洗。尘从水生。水不洗水。尘岂能清。两者匪惑。淫火自停。

示学人

等闲鼓此两片皮。汝即以我为说法。北俱卢洲舌广长。溪声山色分明语。此即解听彼不听。弃彼取此乃心病。心病不空听法难。北俱卢洲路不遥。如何有耳听不入。徒自千难与万艰。两片之皮哓哓时。便谓声声我解知。离皮之外谓着耳。面面相窥总若痴。劝尔向后欲听法。北俱卢洲领妙机。

读信心铭

吾读信心铭。口倦默然坐。坐时闻箫鼓。音响直贯耳。复作如是思。耳若无虚空。此声何自入。以耳例诸根。根根虚空等。根既等虚空。空非有边际。以空等耳根。根根周法界。不坏亦不杂。见闻嗅尝触。及以意思想。六用皆不昧。不昧而等空。能所无分别。苟非大智人。照必劳心力。劳心失本明。佛眼光即失。分别堕能所。慧命早夭折。忽达两无功。血脉断而续。一佛续百佛。百佛续万佛。万佛续无尽。无尽皆骨肉。常作如是观。弘愿与慈悲。无烦外熏炙。神力不思议。

舫粟偈

达观道人穷伎俩。喜怒无常招誉谤。顺则欢喜逆则恼。从来自狭而至广。试将老汉为毒鼓。逆顺闻声命根丧。但恐誉谤不甚多。多多愈善度无量。无量众生辟如粟。达观老汉还同舫。以舫载粟无多寡。粒粒教他登彼岸。智人以此而观之。誉谤真实大方便。毒鼓化作度人具。苦海滩头济众难。济难之人疏亦亲。岂有智人恶亲属。恶亲必定是愚夫。愚夫谤毁当哀悯。哀悯之心闻恶声。即如赤子骂父母。父母闻之怜愈深。宁暇生心怒赤子。若人闻谤意不平。当学达观作此观。谤者闻之不生怒。誉者纷纷何足羡。喜怒须知不独立。相待而起成憎爱。若亏其一两亦空。廓达常光无内外。既无内外远近遗。远近既遗古今丧。古今既丧谁老少。无生无死真菩萨。吾劝世人诵我偈。胜阅大藏经千转。岂惟功德不可思。冻脓直作金刚聚。金刚聚兮金刚聚。捏不成团打不碎。有缘得而善用之。子子孙孙常富贵。

弘法偈

梦中见海不能度。孤立海岸日将暮。退则还家路已远。进之无地足难措。万种仿徨进退难。正难之时谁打鼓。鼓声未歇梦早醒。开眼何曾有恼苦。

又。

醒中见海不能度。回首西山红日暮。进前惊涛怕杀人。退后已失还家路。千难万难在此时。不知阿谁能救苦。能救苦。能救苦。谛观身心谁福祸。祸福从来各有门。一心不生孰为主。憎爱场中辨伪真。死生路上分头绪。以水洗水金博金。日用分明善回互。善回互。善回互。等闲不犯他苗稼。塞破虚空老水牯。

和苏长公书焦山纶长老壁(附长公偈)

苏偈曰。法师住焦山。而寔未尝住。我来辄问法。法师了无语。法师非无语。不知所答故。君看头与足。本自安冠屦。譬如长鬣人。不以长为苦。一旦或人问。每睡无所措。归来视上下。一夜着无处。展转遂达晨。意欲尽镊去。此言虽鄙浅。亦固有深趣。持此问法师。法师一笑许。

苏子恁么来。法师恁么住。两名白拈贼。无舌能解语。此意本平常。游人自多故。譬如风狂子。颠倒冠与屦。既以苦为乐。亦将乐为苦。梦中苦乐事。试问谁安措。长鬣我自裁。我裁我解处。无端我疑我。石火电光去。我若不疑我。从他趣非趣。忽逢明眼人。未语心先许。

看桃花偈

旧树新花开共看。此花不异去年颜。谁知花笑人分别。荣落频经树本闲。

读普门品偈(并序)

众生三毒。习以成性。如油入面。欲压而出之。虽神禹莫能也。今此经云。若有众生多于淫欲。常念恭敬观世音菩萨。便得离欲等。既曰常念。又曰便离。则其辞势义理。卒难消会。细而味之。常念则无闲断。由无闲断。始乃便得离欲。若然者。运东溟之水。救束薪之火。理必然也。虽然恭敬而常。苟非大明至勇者。其谁能之。且恭敬与懈慢。势不两立。苟见理未定。染习力猛。理不胜习。十战九败。如猩猩指酒而怒骂。于怒骂中。冥遭习转。不觉不知。去而复返。酒香染神。神醉气疲。骂力忽成软暖。以口吸酒。是时也。不知有利。安知有害。不知有死。安知有身。余故曰。能常念恭敬观世音菩萨者。复三毒而铸三德。非大明至勇。孰能臻此。偈曰。

恭敬受持。此经现前。此经现前。观音说法。眼听始玄。不以眼听。却将耳闻。玄妙之声。成愚痴云。云埋慧日。长处覆盆。读此经者。恭敬为本。无择长幼。佛性尔审。作如是观。韦天护念。若己头目。爱惜无倦。

心尘无性偈

心不自心。因尘而心。尘不自尘。因心而尘。因尘而心。唤谁作心。因心而尘。指何是尘。两者既悟。万法通真。

送悟慈省亲偈

此身敢问自何来。四大分明土一堆。就里有恩忘不得。西风落木渡江淮。

示禅人

流水松风总舌头。真言万古转无休。若将两耳终难听。合调还须死髑髅。

示申知离雄心偈(并序)

夫雄心者。有不雄者为其母。今有人于此。不得其母。而欲强制其子。是谓子制子。子终不服。惟得母者。可以制子也。故曰铜山崩。雒钟应。母啮指而子心痛。皆以母召子也。子孰不应。永嘉云。不离当处常湛然。子耶。母耶。知此者。是谓得母。

雄心若可销声伎。片掌应须置岱嵩。欲海万寻终莫测。爱源一滴竟何穷。

书经荐父母入芦山塔偈

我父生时我逃逝。痛惭不得奉甘旨。我父死时我未归。一抔之土孰掩骨。此惭此恨何时消。日增月累丘山积。丘山劫坏终有崩。劫坏山崩恨无尽。今仗佛光书此经。字字功德难思议。南无妙法莲华经。经中之王我自性。以此功德报亡父。黑业顿谢生佛国。见佛闻法证实相。如战有功得髻珠。愿我亡父持此宝。遍照十方焰无际。我本母生不及养。寸心耿耿石难化。期酬至德无所从。庆我离尘为佛子。深思妇人淫业重。坚固难拔等须弥。须弥可倾淫难断。津梁苦海须圣力。佛说诸经度众生。皆先戒杀后淫欲。先淫后杀惟棱严。是故报母应仗此。南无无上棱严咒。消母淫业如天风。片晌之闲不可得。戒珠清净光无缺。见佛闻法得自心。一切万法悉坚固。我发此愿等法性。见者闻者皆出苦。何况书经报父母。若无利益我不实。惟愿二经入此塔。塔亦永永无圮坏。风铃宣说诸咒心。有心无心俱悟入。又愿因缘若至时。放大光明照法界。触此光者生孝心。因此孝心得菩提。一灯传至百千灯。百千灯传永无尽。我愿如是佛证知。法僧人天并八部。二经会上发心者。佛前立誓说诸咒。愿护此经如护眼。在在处处恒不离。我今哀求说咒者。护我书经亦如是。我若成佛报汝恩。如我今日报父母。

碎甲偈(并序)

天折地裂。物莫不惊。发脱爪枯。而人不觉。设或觉之。则与天折地裂。惊无不同者。此义甚微。徐而思之。思而知之。知无不觉。觉无不惊。惊则不忽。不忽则复。复则天本不裂。地本不折。发本不脱。爪本不枯。偈曰。

机无精粗。见者用之。才欲生心。机则成疑。疑复不觉。天裂宁知。粗者如此。细者转迷。根尘廓落。碎甲导师。

豆佛禅师起龛偈

百战争山河。埋骨只数步。千斛豆念佛。佛梦今朝破。凡圣情枯时。根尘瞥然堕。起龛佛威神。虚空合掌贺。髑髅何处埋。法身忽猛露。豆佛若有灵。当面肯错过。虽然如是。且道起龛佛事毕。还有出身路否。咦。从来心外无毫发。掘土埋人心用心。

豆佛禅师悬真偈

\

大地山河是阿谁。了无一法可思惟。登时豆佛全身显。面面相看几个知。咦。云山头角露。流水解谭经。

豆佛禅师停龛偈

安乐岩前路不差。纷纷黑白闹烟霞。须知今日停龛处。雨霁丛林报觉芽。

豆佛禅师撒沙藏龛偈

一把吉祥沙。安乐潭中撒。藏龛千万年。儿孙常秀发。

沐浴毕偈

入水出水。中边何在。才稍停思。满身白癞。

示安公偈

安公患足疾。紫柏施爪甲。适然爬痒处。根尘顿廓落。是时问病足。利口请置阁。此意颇平常。智者摸不着。

问本亭偈寄昆岩郑居士

清净本然问本然。琅玡长水旧机缘。五峰双涧亭中客。七塔一池为我严。

空谷偈

万人呼空谷。空谷一齐应。人谷若知万。两者皆有病。病在心生时。早出人谷境。宠辱若万人。惊若空有应。瞥尔生欣戚。惊亦早越境。我以比量智。人谷理自定。宠辱不重辨。惊理人谷境。

粥偈

一碗道心粥。胜饮人参汤。米岂有两般。须知在心肠。细人不惜福。徒自日损伤。智者惭愧重。心田种日香。

示匡石居士

分明大地本无尘。水火何曾有异真。灯下研穷怅然去。朝中还是夜来人。

吊沈母偈

地水火风处处有。遇缘假合成身首。达人了此遗生死。是名真得无量寿。尊堂报尽还其本。地水火风不可混。以情观之有死生。以理推之无加损。山高水深不改常。桃红梅白皆配色。一度花开一度春。年年昆季增悲泣。

次邸店偈

此邸喻三界。嘉宾若骤雨。忽散而忽聚。得示无生旨。其奈翳眼人。当面不遑视。有问台山路。出门蓦直去。

断峰偈

古今不可得。孰觅前后际。生佛不可得。孰立真俗谛。为有下劣故。宝几与珍御。为有惊异故。黧奴与白牯。皆随众颠倒。曰此缁此素。素因缁得名。缁非素无谓。究竟缁素闲。了无真实义。前后并真俗。言际亦如是。穷际际不有。断将安所寄。直下心言绝。眨眼涉思虑。木人拍手万峰头。石女崖前笑相觑。

示僧

祖宗一片闲田地。无奈儿孙懒不耕。日久岁深荒没尽。苟非的骨谩翻腾。

憩古岩偈

人生谁百年。转眼即来世。浮荣镜中花。苦海无边际。楚汉竞雌雄。只今成何事。奚若守心城。护此光明地。劫烧渠不然。烦浊渠不秽。灵机统六门。出入泄真意。劝君观岩石。龛内佛是你。苟非大丈夫。未易承当去。

示于中甫

直下寸丝浑不挂。热屎泼人谁不怕。披毛戴角解翻身。跛跛[跳-兆+挈][跳-兆+挈]活卓卓。

观射偈

空含箭迹箭穿空。空箭难分体异同。若谓空中无箭道。分明箭过于空中。空玄含箭难观迹。箭妙穿空不见踪。假使箭空微有碍。如何彼此得圆融。

沐浴碧云禅房睹罗什道影

一光东照。法被支那。虽义有浅深。乘分大小。皆金口所宣也。至于译经者流。无虑百余家。若夫文质精到。逗机不爽。无越什师。予素钦渴慈雨。窃恨不得并世而生。一奉瓶锡。万历岁在癸巳春。信宿碧云寺。辱云庄禅丈。为予设浴。既而庆睹什师道影。于其禅室。再拜稽首。而说偈言。

稽首罗什师。文字般若海。澡沐如来言。鲜洁流法界。愧我生末世。不遑奉瓶锡。徒瞻尊者影。痛生殷重想。冥藉慈悲力。拔我出愚垢。澡沐知见水。润此实相印。不待凿干土。坐饱般若浆。无择声与色。及以牛马音。戏笑与唾骂。土石诸荆棘。皆语言三昧。云庄聚宝山。松下迸玉髓。汲引绕阶砌。流入香积厨。转冷为温泉。杂以诸药草。乘热贮木盆。直作香水壑。愍我行脚倦。衣弊风尘集。抛掷清泠中。没头兼浸足。辟如春波里。残冰荡能几。妙触宣明时。根尘不可得。伸手摸虚空。虚空宁有骨。却被什师见。吟吟笑不止。咄哉呼稚子。莫以眼观眼。眼若能自观。终非是己眼。眼虽不自观。己眼非不有。子能如是解。盆即广长舌。出没舌相端。不被舌相碍。是谓如来使。亦名观自在。若人拟澡沐。先当知此偈。不知而费水。功罪谁复据。

紫柏老人集卷之十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