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华经讲解网
法华经讲解网
早吃素 放生问答 莲池大师戒杀放生文图说 放生知识 临终备览
主页/ 五福临门/ 文章正文

参禅贵在起疑情:一夜猛参的奇迹

导读:参禅贵在起疑情:一夜猛参的奇迹 参禅贵在起疑情:一夜猛参的奇迹 (慧门)师父:今天我的演讲题目是「拨心点睛禅疗法」,什么叫作「点睛」?就是开光嘛,就是点亮我们的慧眼、法眼、佛眼! 当我们在受到苦...
参禅贵在起疑情:一夜猛参的奇迹

参禅贵在起疑情:一夜猛参的奇迹

(慧门)师父:今天我的演讲题目是「拨心点睛禅疗法」,什么叫作「点睛」?就是开光嘛,就是点亮我们的慧眼、法眼、佛眼!

当我们在受到苦难后,会让我们前生前世所修习的、所修行的方法突然间爆发出来。爆发出来后,在一种无所求之下,因爲抓不到我们苦的原因究竟在哪里,这时候你会生起强烈要解决问题的心,这时候的话头,就真正能够做到加深再加深,提了就停,停了就看,看不清楚就再提,把自己一直往最深处逼下去。所以,当一个人心眼点亮了,那远比我们的眼睛老是去看别人不对,好得太多了。我早就看到有这样一个人,从去年我来演讲她就来听,这次演讲也来听,所以中午我特别请她来小参,我要知道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当然,她不知道当时她发生的事情是疑情,她跟我说那时候的纠结就有这么一股力量把她咬住不放,即使想要放它,想要推它,都推不开的,这就是真正的疑情,这时她才会有爆破的机会。我们必须要常常地、一再地练习,不是一次的体验就够了,还要继续体验才可以,要再回到那种状况中去。

当我在说明初心处中间自孤的状态时,她才了解自己体悟到的状况;而后在她修学过程中所体验的,都没办法跟那一次的状况比。当时她也不知道什么原因,只是觉得就是不同,就是说不出来。所以我跟她说,我由衷地敬佩她这样求法的心,也祝贺她前生有修,而能够让她突破困境,点亮了心灯,打开了心眼。虽然她看不到,但我们可以感受到她内心的明亮。所以我要请她自己来描述这个过程,如此会更贴切。

现在让各位听一听她所真实经历的一切。

雷师姐:

大家好,师父的夸奖实在令我很惭愧,其实我一向都很随性、很散心的,也没有很精进地在修,我不过是把自己的一点经验向大家做报告。

我接触佛法很早,在我大一的时候,有一个因缘,让我第一次接触佛法。当时看到《景德传灯录》,《景德传灯录》里头的故事,是一个一个的公案,很好看,所以我就爱上了佛法,尤其是那个拈花微笑,它深深地嵌在我的灵魂深处。可是学佛实在不好玩,又要盘腿又要看那么多的经书,我觉得其他的经书都不好看,只有公案好看,所以我没有兴趣学其他的,我只是喜欢公案,因为它像武侠小说,所以我就喜欢看《景德传灯录》。一方面我真的也听说,学佛要有钱又有闲。在那个时候,我是大一的学生,又要上课又要赶家教,我身兼三个家教,根本没有钱也没有闲,所以我就只是喜欢罢了!就因为这样的因缘,我就记得一些公案,然后就在红尘里头开始滚。

我在中学的时候得了「富贵手」,从起初的一个指节开始溃烂干裂,一直溃烂到十个手指头,二十二年以后蔓延到双手所有的部位。手指头都是绽开来的,手掌心像旱田,手背像鱼鳞,手已经没有办法做事,没有办法握拳,也没有办法伸直手指头,只剩下左手虎口这一块软皮,我可以用左手虎口的软皮挟调羹吃饭,那感觉实在太痛苦了。

当时我的小孩还小,我看到他们做饭给我吃,我实在很难过,也很痛苦。有一阵子我在持咒,我发觉越持咒这手越烂,从右手指烂到十个手指头,我就很生气说:「不学了,通通丢了!我最爱的是参禅,怎么越学越倒回去了,现在反而念起咒来了呢?」我把咒一丢,心想:「今天什么咒都不念了,我就好好参参我是谁!」我的手实在太痛了,索性晚上不睡觉,今天就拼上了!我就吉祥卧一夜都不睡觉,紧抓着「我是谁」,我一定要狠狠地把它揪出来!因为实在太痛苦了,搞不清楚怎么回事啊,我也没做过什么坏事啊,为什么得这种业报?

我持咒持了这么久,断断续续持了很长一段时间。所以我就发狠了,今天晚上一定要把这个问题弄清楚!于是我就开始参「我是谁」!那天大概是晚上十点钟上床的,到清晨大概四、五点钟的时候,我突然掉到一个从来都不认识的世界里,整个人不见了,整个世界也不见了,我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我不会形容那个状况,但是我知道──喔,这个就是!原来这个就是我!等到有念头的时候,我明白了,原来心经里讲的是这个样子的,原来是这么回事!

我是中文系毕业的,以前以为自己懂得心经的意思,事实上完全不是那么回事!喔,原来心经讲的是这个东西啊!原来佛经不是好看好玩的,也不只是用来读诵的,它是要用来实证的!但是我搞不清楚,我碰到的状况是什么?在那一剎那之间,咦!奇怪,等我整个人起来的时候,我发现我的双手是好的,就像我现在的手一样。就在那一剎那之间,前一个晚上还痛得没办法握筷子。后来我把先生拍醒了,我说:「我知道我是谁了!我知道我是谁了!」他莫名奇妙地问我:「你是谁?」我说:「我,我不是我,也不是不是我。喔!反正我说不清。」佛说不可说不可说,真的是说不清楚!先生说:「哎呀!别瞎整了,过两天妳手又坏了。」我说:「我知道我的手永远好了。」我这双手就是好了,我自己心里很清楚,但是我说不清楚是怎么回事,但是我知道,它永远是好的了。

从那一次之后,到现在我的手就再没有坏过。我在邮局工作了十二年,他们每个人都戴手套,可是我不戴手套,洗碗、做家事也不戴手套,我的手也没再烂过。以前我做事要戴两个手套,一个布的,一个塑胶的,还烂了十个手指头。我心里很清楚地知道,我的手以后不会再烂了,我的手完全好了,虽然我并不了解我撞到的是什么状况。我以为我是乱搞一通的,瞎猫撞到死老鼠,所以撞到那个状态。

到了九七年,有机会参加十方禅林举办的准提法,我就开始修准提法。在修法的过程中,我也碰到过整个身心不见的状况,但是跟我那一次撞到的不一样,所以我搞不清楚是怎么回事!修准提法我也会整个人不见。有时候当我持咒时,整个人不见了,我变成了咒语,根本就没有我,只有咒语。我就是咒语,咒语就是我。但是跟我那一次,自己参「我是谁」的状况都完全不一样,我搞不清楚是怎么回事!

这两天我听师父开示,才知道原来那是中间自孤。师父说,有时是隔着毛玻璃看的,有时是通过透明玻璃看的,有时是没有隔着玻璃看的。这时我才知道、才了解一些状况,我才真正了解要随时随地做到离心意识,才是真正到家了。这条路还很长远,因为我还是没搞清楚,这一次禅七我才搞得比较清楚。

所以以后在日常生活中,无论行住坐卧,真的要二十四小时都在离心意识的状态下才是正确的。我知道要照着师父说的,行住坐卧都在参禅里,才可以找到自己真正的本来面目,谢谢师父,谢谢大家。

师父:

还有很重要的,你在追问「我是谁?究竟是谁?」的时候,那时刻你心里的状态还没有讲。

雷师姐:

那时候在我追问「我是谁?」的时候,我觉得我好像被咬住了,我根本没有办法放掉这个念头,没办法放掉一直追下去的念头。这只是勉强说是念头,其实,我觉得我是被咬住了,我非要找到答案不可!后来我再参,想要再回到那种状态的时候,我发觉我没有办法有那个力量,让那个念头来,让那个疑情来咬住我,所以我不懂为什么?因为疑情真的起来的时候,它是那种状态。后来我用的是意识心,想要再提一提,却根本就起不来。所以那是一股力量,是那股「一定要找到答案」的力量,那种真切的心一发出来,疑情自然就把你咬住。疑情咬上你的时候,你想放也放不了啦!就是下不来了,它一定会达到目的才会下得来,是这样的状况。

师父:

很不错。那还有一点,你现在听我讲了以后,你才知道它的不同,那这个不同,究竟是什么不同?请跟大家分享一下,怎么去了解到这个不同。

雷师姐:

我真的也说不清楚到底是怎么不同,但它真的是完全不同的。就是你身心没有了,你清楚地知道你身心没有了,就像整个人化没了。可是在参「我是谁」而整个人不见的时候,连知道我是什么的那个也没有,通通都没有,我不知道怎么讲!如果我说身心没有,顿失了,我却很清楚地知道身心没有了,连知道都没有的没有也没有,所有都没有。我只知道原来心经讲的是这个样子,原来孔子讲得对:「朝闻道,夕死可矣。」啊,我现在可以死了。我那时候就很高兴,我现在可以死了!

师父:

各位有没有看到她年轻的时候,绝对是校园的美女,是不是!你听了她的报告以后,你就知道她现在内心的美,跟打开心眼以后的明亮,比她的外貌还更美,是不是这样子啊!

她的这个过程,正好就是我们第二十四张图(参阅〈看话归元图〉)说明的;她那个时候被无明咬住,变成了第二十五张图的情况。那她为什么会被疑情咬住?这是很重要的。

因为你的话头已经到达了不提自提,欲罢不能的状态,所以它会显现一股「不清楚自己是谁?到底是谁?」的力量,因此这个话头,就不断在这不清楚不明白的地方一直撞。但是在这一种撞击之下,过去所熏成的一些细微颠倒精想的种子,一直涌现出来跟它撞,所以就造成了话头不提自提的作用力,与无明自动涌现的反作用力,两个相撞击,这时你想要放掉它都是放不掉的。在作用力与反作用力的撞击之下,就会产生这个不明白处,在这个不明白处就产生「要把它追究清楚」的疑念,那才会形成疑团,才会爆破。爆破以后就豁然如托空,进入无觉之觉、无知之性,就会进入这样一种状态。所以说,你要亲自体验,想要了解到我讲的这一些状况,就必须去实修去体验,你就会知道这绝对是真实不虚的。很多禅修里的观照方法,跟西方的自我觉察、旁观自我的方法有一些类似。

但是佛陀所敎的观照方法,比目前西方旁观自我的方法更超越。因为西方心理学的旁观自我,或者自我觉察,还是用一个自我意识在控制着。但整个禅法基本上,虽然刚开始也必须用自我意识,用你的心、用你的脑筋,勉强命令自己打坐、观呼吸、参禅,但是后来要进到能够跳跃心意识的束缚,进入一种离心意识的状态来参究,这个时候就会达到不一样的状态。所以,这一种自我觉察,你必须练习到相当的程度以后,自然在日常生活当中就会出现这个功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