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华经讲解网
法华经讲解网
净土十疑论白话浅译 释净土群疑论 阿弥陀经宗要 净土女居士往生 净土探究
主页/ 佛学问答类编/ 文章正文

单车、我、以及升山寺的前世今生

导读:单车、我、以及升山寺的前世今生如果你想心灵放松、寻找片刻宁静,不妨骑上单车蹬升山。升山寺——福州骑行爱好者的“天堂”...
单车、我、以及升山寺的前世今生

如果你想心灵放松、寻找片刻宁静,不妨骑上单车蹬升山。

升山寺——福州骑行爱好者的“天堂”

【序】

天色渐渐放暗,城市的霓虹灯闪烁着五花八门奇形怪状的耀眼光芒,前一个小时还略显空旷的街上一下子涌上来一波又一波汹涌澎湃的人潮。忙碌的人群中,小汽车低沉的引擎声、电动车吱吱尖锐的刹车声、公交车顿挫启停无奈的轰鸣声、行人手机里外的争来吵去打情骂俏……车水马龙里全是下班后人们制造出的忙碌而嘈杂的声音。

福州这座城,在此起彼伏的人潮中拉上了夜幕……

【单车】

在变幻交替的光影中疾驰奔走……我讨厌这种喧嚣,我想在这个百鸟归巢的时候暂时逃离这座城市,寻找一个可养心又可养肺的清静之地,于是骑着单车出发了。选择单车出逃,完全是因为它的便捷与安静,久居城市的躯体和心灵已经被钢筯混凝土以及繁杂的声响所侵蚀,单车成了和我一起渲泄汗水和情感的好伙伴。

七拐八溜驶进一片拆散得七零八落的破旧废墟里,这片曾经繁华热闹的城乡结合部如今一片死寂,这里的人们拿到了房屋拆迁政府巨额补助后,搬离并忘记了这个曾经生养他们的地方,不过过不了几年,这里又会建起一片片崭新的高楼大厦。一条狭长而陡的小公路被整片树林包裹着延伸到看不到头的前方,升山寺就在小公路的尽头……

距离市区近、爬坡强度够、更重要的是车少人少空气好,升山寺是福州骑行爱好者的首选线路。尤其是上班族们特爱这个地方,清晨傍晚都有三五骑友时不时刷上一趟。上山时卯足劲儿踩出一身大汗,到了山巅升山寺前大榕树下,解开被汗水浸透的快干衣,品着山泉水泡出的雾气腾腾的香茗,让山风温柔地拂过全身,附身一览福州城尽收眼底,天气好时鼓山五马山闽江皆在视野之内,耳畔除了鸟雀野啼外还有寺庙里和尚阵阵诵经声……那种舒爽、那种滋味、那种感受……只有蹬着单车上升山寺的人才能体会到。

我特别喜欢在傍晚去升山寺,无论春夏秋冬只要有一个来小时的空闲,我必独自骑车上升山寺,到了寺庙门前小院里,都会偶遇三五几个骑友,坐在石凳上海阔天空神马浮云一阵胡吹乱侃,余兴未了,还要牵车下山连走边说,只扰得鸦雀扑腾蛙呜惊停……

【我】记忆最深的是一个闷热的夜晚,我备了手电独自骑车上山,快到半山腰时飘了几滴细雨,没在意,到了升山寺门前,乌云一下子遮盖过来把山下的福州城掩了个严严实实,接着电闪雷呜风雨交加,大雨像瓢泼一样哗哗直流,一道道闪电划过云层直接在庙前树顶上抖拉,紧接着一声声震耳欲聋的霹雳从天而降,咔嚓嚓,轰隆隆……平素我感觉自己胆儿挺肥的,但这个时候也目瞪口呆手足失措,惊慌中想找个避身之所,可那时寺庙早已关门,我只好躲在寺庙门口屋檐下,心里默念南无阿弥佗佛祈求菩萨保佑,其实我脑子里一直想着一墙之隔的面目狰狞的四大金刚……偌大的升山以及伫立在山巅的这座升山寺只听见风雨声,没隔多久哗哗哗的洪水就从山顶倾泻而下,加上狂风刮过的声响令人胆战心惊不寒而懔。

大雨下了一个多小时才慢慢减弱,我拧亮手电筒看到山路上沾满山洪卷下的黄土,这种黄土又粘又滑,加上山高路陡公路狭窄弯道多而急,骑车显然非常危险,淋着雨牵车下山吧。当我深更半夜孤身一人湿漉漉牵着单车行走在昏暗的路灯下面,可能有好多人会说这是神经病,但是我回到家后却感觉好久没有经历过的透爽和轻松,好久没有这样淋过雨、好久没有那么近距离的跟雷公闪电接触,也从来没有跟寺庙里的菩萨们隔着一堵墙这样祷告膜拜过……呵呵,我觉得我的心灵在这场大雨中洗涤得非常干净,那晚上的觉也睡得十分香甜……

【升山寺的前世今生】升山位于福州新店镇西北端,海拔601.8米,升山寺位于山巅林深荗密处。“升山本无山,山从会稽来。”据《榕城考古略》载:越王勾践时,这里一马平川,突然一个晚上,这座山从浙江会稽飞了过来,并且在山巅岩石间,还会时不时传出钟磬之声。

兴元初,一个名叫雅操的和尚来到这里,一名官员让他在这里建起寺庙,建好后寺庙匾额题字“升山”。这名官员就时常来这里与和尚谈经。晋太康年间,任敦在怡山王霸那里得到金版仙诀,在这里修炼后得道升天,所以称此山为升山。升山寺全名升山灵岩寺,最早建于南北朝陈天嘉三年(562年),唐、宋两代香火很旺,有僧尼千人。升山寺比鼓山涌泉寺的历史还要早,因而有“未有涌泉,先有灵岩”的说法。

升山脚下升山村,乾隆年间,村中有一聂姓富户自办私塾。有一天聂富人到福州城办事,路过林则徐家,见年幼的林则徐骨格清奇,但见其家中极为贫困,就找到其父,说他儿子是可造之才,有意培养。于是,林则徐就到升山村聂氏祠堂读书(祠堂尚存),放学就到到升山放牛。林则徐在升山村至今还保留着一个家喻户晓的传说。据说他中举人后,特地到升山村拜祠堂,不料一拜下去,竟把升山拜裂了一条大缝。  

不管怎么说,林则徐无论对升山、升山村、还是升山寺都是十分有感情的。道光三十年夏,林则徐与李惺、郭柏苍游升山,在升山寺后的一块岩石上镌刻摩崖石刻:道光庚戌夏,邑人林则徐、郭柏苍同蜀李惺游升山寺。

抗日战争期间,升山寺也难逃劫难,日本鬼子曾两度进寺烧杀……

如今的升山寺如一位饱经风霜、善良可敬的老人,颠巍巍地伫立在升山山巅,宁静而安祥地注视着被群山环抱的福州城,还有那条川流不息的闽江。

而你我这些爱骑车、爱游玩的人都在她的庇护之下尽情享受她的恩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