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华经讲解网
法华经讲解网
净土十疑论白话浅译 释净土群疑论 阿弥陀经宗要 净土女居士往生 净土探究
主页/ 佛学问答类编/ 文章正文

华山思过崖:杨老师的因果

导读:华山思过崖:杨老师的因果 我身边遇到的每一个人,他们一些重要的事情发生后我会注意为什么会这样,时间长了,我总结了不少因果故事。 我在广州工作的时候,一个杨老师,40岁左右,英俊魁梧...
华山思过崖:杨老师的因果

我身边遇到的每一个人,他们一些重要的事情发生后我会注意为什么会这样,时间长了,我总结了不少因果故事。

我在广州工作的时候,一个杨老师,40岁左右,英俊魁梧,热情开朗,善于演讲。他做股票技术比较棒,在年初就不知道他通过些什么方法预测到未来12个月内,每一个月的具体上海市场指数的涨跌情况。他还编了一套口诀:红正月,三月牛回头,五月六月落花流水......他认为股票完全是数字的精确计算。

他有分析师证,老总让他做电视节目。他目空一切,根本把我们看得一文不值,确实他也得到了老总的重视,经常是他和另外一个很重要的分析师(副总)陪老总吃饭。我当时负责给业务员讲课,我重视心理分析和市场方向的结合。我不上电视,因为我没有分析师资格证。 他耀武扬威,话里经常带有蔑视我们的意思。我当时学佛念佛,对此看透,这些是因缘,我反而更加对世间的事情不怎么在乎了,有一个月都没我什么事情做,我心思才转到念佛上多一些,慢慢的念佛工夫略有提升。人总是有一定表现欲望的,其实是自己业障,后来某一天我业障现前,就因为被冷落,自己的天生的表现欲望长期被压制而辞职,通过这个事情,我的经验是要观照自己的心,不要业障左右自己的心和行为.如果我不辞职,下一年就是大牛市,我可以赚很多很多,(辞职后经济上也不错,还去了道场,那是题外话了). 我和扬老师只是半斤八两而已,都有严重的我执我慢.

时间长了,他对全年行情的预测已经被市场证实为不够准确,大家都背后有笑话他,我却争取让自己大度一点,不要笑话他甚至不能腹诽他。

后来杨老师竟然激怒了同为分析师的副总,副总曾经对他说:“你是不是觉得你很厉害,要不要比一比?”等话。

后来副总联系其他分析师对老总说:“这个人和大家合不来,就算他再有才华,我们这里也不是表演独角戏的地方”。 老总也开始对他不满,他也开始觉得没意思,后来老总索性引导他主动辞职了。 这是一群笨蛋赶走一个精英的故事。

他已经40多了,按理说不该如此狂妄自大,在这个习气上吃如此大的亏。《易经》说:“天道损盈而益谦,地道变盈而满谦,人道恶盈而好谦。”佛在《无量寿经》说:“心无下劣,亦不贡高(既不能自卑,也不要自大)”。这些事情看到很多了。对佛经的智慧佩服得五体投地。

杨老师对市场的分析并不高明,任何行业的研究,要到达颠峰,就必须引入心理分析,如同爱因斯坦在科学的颠峰阶段,发现微观下的粒子竟然受心理支配,他从而走进宗教的大门一样。杨老师却是纯粹的僵化技术分析,并不新鲜也并不管用。但是这依然不影响杨老师一个月收入10万元,为什么,他靠的是结善缘。

我们做电视节目,要对全国观众留自己公司的电话,如果你做节目做得好,当天节目播出同时,同时就有大量电话打进公司来。杨老师做节目,电话非常多,每天最少的时候也有100多个电话,电话就是公司的宝贵资源,业务员会及时把握打电话人的意向并加以引导其与我们公司合作开发市场机会。 我以前做节目的时候电话也是非常多,和杨老师不相上下。 至于其他分析师做节目,电话则非常少,平均只有20几个。 要说水平,我们都差不多,我总结原因是我们前生再前生和众生结的善缘多少的问题。 比如我爱放生,爱布施,我有这个习气,杨老师则是见谁都一副笑脸,他有这个习气。这样都会广结善缘。有一次记得我放生了很多虾,非常小,可是他们都死了,足足有几万只,虽然他们死了,但是我让他们死得其所,我还给他们念佛了。所以我们也结了善缘,但是如果他们能活就更好了。

人若没有结善缘的习气,那么真是寸步难行。现在做什么事情都要有朋友。现在的培训也都在谈 贵人 ,贵人的因就是结善缘,贵人的缘随处发现.为什么本涣老和尚有那么多信徒,那么大的法缘,因为他在监狱里做了1000堂蒙山. 还有 索达吉的牦牛 , 本涣的鸭子 之说,大量放生也是快速而广泛结善缘的方法.人家第一次看到你就舒服,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相信你,觉得你可靠。这无法解释,只能是前世结的善缘。 要学佛先学结缘,没有善缘,以后你和人交流都没有人理会你,信你.你度谁去。放生就是大量和众生结善缘的一个方式。 我估计我前世也爱放生,所以我今生遇到的客户除非看不到我,若看到我,都是非常信任。并且我做股票有多家机构的朋友帮忙给信,我做事情一般都得人和,我深刻体会到做人要结善缘。我每次和任何人交往,都不忘记回赠他一句“|阿弥陀佛”,我见到要饭的人绝对给钱,并且给他们一句佛号。

这里说个有趣的事情,以前在汕头我做电视节目,当时我们做的节目要有人监督,他们监督我们的话题不涉及政治党派,邪教等等,这样监督以后,做好的节目带子他们再编辑就可以在晚上播出了。我一直想在节目里说一声“阿弥陀佛。 但是我的陪播和监督的人都在,我无法开口。有一天监督的人感冒了,巧的是和我对播的女士也请假了,只有我和录制的小伙,我就在节目里大概说了看盘前念佛,可以定心且增加福分的事情。 次日他们两个还没来,我又说一次。呵呵。

在山东人民广播电台做节目的时候,到了春节特别节目的时候,我也是说了一次佛号,那是最后一期,并且是直播,没人能拦住我,没人能想到我会劝大家念佛。我没管他那么多,说了就说了。其实现在的广播电台和电视台都是赢利为第一目标,也该用佛号净化一下了。